Header Ads

暂缓还PTPTN 借贷者鬆一口气



教育部长马智礼宣佈暂缓月入4000令吉以下的高等教育借贷者摊还学贷,以及分阶段將欠债者从移民局黑名单中撤除,这对很多90后的受惠群体而言,是大大舒缓了他们的经济压力。

高等教育基金贷学金与其他贷款不同,学子是在未知就业前景的情况下签署贷款,因此毕业后工作不稳定、物价高攀、薪资停涨种种因素,令年轻一代沦为学贷奴隶。

在职临教邓伟隆本身自大学毕业后,就背负4万令吉学贷,却意外碰上假期师资训练班(DPLI)被取消。如今,他在小学拿著不足1500令吉的薪水,一边在小学当临教,一边申请政府教职,这么一等就是两年。

不排除有故意拖欠者,但终究需胥视教育部如何鉴定这批黑名单人士及採取执法。

「部分人士以放大丑陋的一面,钳制其他人迫切需要喘口气的人生,继而否定这项政策是不理性的。」

25岁的社会新鲜人林启耀则说,高教基金作为公共性质的非营利贷款,主要目的仍是为人民谋福祉,因此教育局此次实行怀柔政策並无不妥。

目前在银行就职的他表示,开放让黑名单者出国不一定意味著政府放任有能力或薪资4000令吉以上的借贷者出国旅行, 反之被漂白的43万人中,相信有不少皆是薪资4000令吉以下。

他指出,教长此举实际上已为这些失业者到国外谋生打开方便之门。本来就因失业还不起债的人,无奈下想出国打工,结果却被列入黑名单禁止出国,岂不是与高教基金起初设立的目的相违?

相对国立大学的借贷者,高等教育基金虽然为入读私人院校的国人打开方便之门,提供贷款缴付高昂的学费,但也使私人院校的借贷者背负更沉重的债务。

一名不愿具名的借贷者认为,国家体制的弊病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其中包括「似有若无」的入学固打製,对不少年轻子弟,尤其是华社学子造成深远的影响。

他说, 许多成绩不错的华裔子弟因寻求进入国立大学无门,只好转向学费高昂的私人院校,毕业后的生活更为压迫,因此趁改革之际,让这些毕业生鬆一口气也无可厚非。

如今为了一纸文凭,毕业生踏出校园就背上2万至4万令吉的学贷枷锁,加上最经济的车贷3万令吉。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