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深夜载酒醉妹车震 结果司机衰4年


好傻好天真!台湾台北市一名高姓计程车司机4年多前某日深夜载到一名年轻辣妹,两人在车上相谈甚欢还交换手机号码,情不自禁开始接吻爱抚,辣妹摸到一半担心被路人看见,遂邀计程车司机到摩铁开房,做爱完后司机才发现身上钱不够,承诺隔天会付辣妹4千元感谢她的服务,结果钱还来不及付就被辣妹控告性侵,此案一审原判决司机有罪,依妨害性自主处4年8个月有期徒刑,经上诉多次后终在二审逆转,高院法官认为地院没有详尽调查,日前已撤销原判决,改判司机无罪。

「当天我喝了很多酒,一上计程车就昏了……。」根据判决书指出,一名家住新北市三重区绰号「奈奈」的按摩妹在2013年年底,应邀前往友人位于北市长安东路、建国北路一所私人招待所开趴,奈奈声称自己酒量不好,当天喝到断片后只记得友人帮她叫了一辆计程车,接下来就完全没有印象,隔天早上醒来已经躺在自家床上,打开包包一看竟发现昨天所穿内裤放在里面,这时她才隐约想起好像曾遭人性侵,赶紧打电话给干哥黄姓警员求救,报警验伤提告。
高姓司机得知被告后满口喊冤,强调奈奈当晚虽有喝酒、但意识依然十分清醒,不然自己也不会知道奈奈是按摩妹、奈奈的手机号码、工作地点等,高姓司机从头到尾坚持是奈奈主动献身,他不是新北市人、对三重不熟,所以连摩铁都是奈奈找的,结果两人在摩铁待不到1小时奈奈就赶着回家,「我有门禁,要在妈妈下班前到家!」高姓司机强调三重地区交通、门牌复杂,若不是奈奈指路,他根本不可能在指定时间内将奈奈平安送回家。
虽然奈奈的干哥黄姓警员出庭时也证称,奈奈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告知被性侵之时,语气十分冷淡、平静,反之高姓司机接到他的电话十分慌张,即使不知道他是警察,也一直说两人是合意性交、想赶紧拿4千块还给奈奈。
另外路口监视画面也拍到奈奈当晚下车后仍能自行步行、走上4楼回家,不过这些证据都不被新北地院法官采信,痛批高姓司机色欲薰心,随机挑选被害人犯案、对社会治安危害重大、犯后不知悔改态度不佳,依妨害性自主罪名判处4年8个月有期徒刑。
高姓司机自认无罪,委请律师上诉多次,终在二审获得平反,高院指出,高姓司机屡次在庭上要求与奈奈对质,传唤当天帮奈奈叫计程车的王姓友人与奈奈在摩铁拨打电话聊天的朋友,但地院法官却擅自剥夺这份权利不给他对质机会,也不传这些证人到庭说明案情,因此难以认定判决适法,高院法官质疑,奈奈案发隔天笔录被问到案情细节,多以「不知道」、「不记得」回应,但3个月后侦讯时却能一眼认出高姓司机,还能对被性侵过程侃侃而谈,实与一般常理不符。
高院法官强调,性侵犯罪复杂多端,又具有高度隐密性,经常发生案发时只有被告与被害人在现场,事后又各执一词的情形,所以法院有责详尽调查事实,本案诸多证据充满瑕疵,依据罪疑惟轻原则,自应对被告有利,原审失察就认定被告有罪显有未当,因此决定当庭撤销原判决,改判高姓司机无罪。本案仍可上诉。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