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性侵堂妹怕家人唾弃 男急辩:我被色情狂附身


台湾高雄一名男子去年11月与堂妹一起到KTV唱歌,当晚就直接住在堂妹家,不料他竟临时起了色心,不顾堂妹哀求:「我是你妹妹!不可以这样!」强行将堂妹的外裤、内裤脱去性侵得逞,事后他担心东窗事发会被家人瞧不起,不停传讯给堂妹辩称当晚「被色情狂附身」、要堂妹接受几千块的遮口费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最后还是被告上了法院,日前已被依家暴妨害性自主罪嫌判处3年8个月有期徒刑。

「我觉得自己很脏、很想死,我很怕人家知道这件事……。」根据判决书指出,去年11月被害人与堂哥一起到高雄苓雅区某KTV唱歌,结束后两人共乘一辆计程车回家,堂哥担心夜深回家会被反锁在外,要求在她家过夜。
被害人心想都是亲戚应该不会怎样,就让堂哥进门,没想到在熟睡时忽然觉得有人在触摸自己腰部,醒来就见堂哥正准备要脱下她的裤子,无奈激烈反抗后仍遭性侵得逞。
法院审理期间,堂哥的律师辩称,当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原告放堂哥进门前不可能不知他的企图,质疑原告是不满赔偿金太低才愤而提告,结果却被法官驳斥,强调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之外,还有亲情、友情等关系,若被害人真是为了钱,为何会在被性侵后马上致电113求援?又为何会在被告提出赔偿金前就先上警局报案验伤提告?其反应明显与一般仙人跳状况不符。
「妳退出群组她们跟哥哥一直追问我妳怎么了」、「妳不要理我都没关系,求求妳不要让她们起疑」、「以后整个家族都在问,我真的会死的很难看!」
另外法官也指出,若两人真是合意性交,被告不用在案发后多次传讯给被害人、要求被害人噤声,还说自己被色情狂附身、绝对不能被关,被害人身上更不可能出现多处瘀伤,痛批被告明知被害人是血亲,竟还下得了手,唯念其没有前科、案发后又不断道歉,依法判处3年8个月有期徒刑。本案仍可上诉。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