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疑遭设计仙人跳 男被女捡尸却被告性侵


台湾桃园一名陈姓男子前年失恋心情不好,应女性友人之邀搭车前往台北散心,两人先逛了西门町、晚上又去KTV唱歌,陈男牛饮数罐啤酒后不省人事醉倒在包厢,隔天醒来就发现自己与女性友人躺在饭店床上,事后他竟接到对方哥哥来电问罪:「你对我妹做了什么!」吓得急忙传讯不断道歉,没想到却因此挨告性侵。
但法院经调查后发现,当天是女方主动带喝醉的男生去开房间,考虑陈姓男子的智力、情商都在边缘程度,行事准则不同一般人,日前已宣判他性侵无罪。
「我跟阿信是在澳洲打工时认识的……。」根据判决书指出,绰号「维尼」的原告女子前年看到好友阿信《脸书》张贴一些负面讯息,担心他会想不开,遂约阿信到台北一日游、逛街、唱歌,玩到太晚两人就随便找了一间饭店下榻,隔天再一起搭捷运离开,没想到上班途中,阿信突然传来一封简讯:「昨晚我有做什么事吗?」
维尼才隐隐约约想起熟睡中下体好像曾被异物插入,下班后赶紧找哥哥求助,最后在哥哥坚持下到警局报警提告。
「我们有跟维尼说阿信是男生,可以自己回家,不用理他,但是……。」但唱歌当天也在现场的几名友人出庭时证称,维尼曾趁阿信在包厢「断片」时,偷偷抚摸他的脸颊、耳朵,动作十分暧昧,散场后意识清醒的维尼担心酒醉的阿信人身安全,不顾一行人的劝告,坚持要带阿信找酒店入住,「而且我们也有提醒她,妳是女生,到了饭店后就可以离开了。」后来听说阿信性侵维尼一事,大家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结果验伤报告出炉,证实原告维尼的下体并无可疑撕裂伤,且内外裤也验不出任何男性DNA反应,法官强调,本案唯一证据就是维尼的「感觉」和阿信的道歉讯息,但台大医院心理衡鉴报告指出,被告阿信不论语文、操作、算数、记忆都属边缘程度,「个案思考较窄化,易扭曲外在刺激,对挑战性情境常以幻想方式逃避」,认为阿信是接到维尼哥哥问罪电话后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才会脑补以为自己性侵了维尼不断道歉,日前已宣判阿信性侵无罪。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