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国阵议员抨飞翼及亚航航空服务差

国阵议员抨飞翼及亚航航空服务差

继国会反对党议员反映出东马航空服务不级差后,昨天又轮到国阵议员轮流向飞翼航空(MASwings)和亚航(Air Asia)开炮。砂民进党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更表示,政府不如索性关闭飞翼航空,让其他民营航空公司经营东马城市的所有航线。
拿督斯里张庆信表示,飞翼航空经常最后一分钟取消航班,有时甚至取消航班后也不通知,为搭客带来许多的麻烦,而他也曾向亚航求救,亚航也已向政府申请飞行东马城市间的航线,但政府迟迟不回復。
他也直言,「我实在不明白,航空委员会(MAVCOM)到底有什么隱议程?为什么交通部不愿意批准?我想要民都鲁、诗巫和美里飞往亚庇的航班,我请交通部认真看待,因为砂拉越人已经很生气。」
他说,「开放让民营航空公司进驻,就算他亏损也无须政府承担。为什么我们坚持要飞翼航空?如果这么辛苦,索性就关闭飞翼航空吧,不用飞了。政府也可以省下资金,用在其他发展计划。」
他也要求交通部在近期內针对让亚航等航空公司进驻东马航线的部分,给予令人满意的回覆。
张庆信是今午在国会下议院,在2018年財案的委员会阶段,参与交通部辩论时,如此指出。
此外,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则在该辩论环节时揭露,亚航虽是廉价航空,但是从亚庇飞往吉隆坡的单程机票价格甚至可高达2000令吉。
他也表示,亚航在处理登机事务时,经常在时间届满时就拒绝让乘客登机,他也因此遇见滯留机场大哭的村民,最后自己只好为这个村民另买机票。
他也重提自己进出我国机场安检门时,经常要被安检人员上下其手的经歷,更指我国採买的安检门是最便宜的安检门,以致连裤子的铁製拉链、铁製钮扣也会拉响警报。
他说,「我说了很多次,我真的很气愤,有时候他连私处也摸了。亚庇国会议员说得对,我们真的因为这样是走衰运,丟失了好几架飞机。」

他表示,「安检门应该是要侦测到手枪要响,侦测到毒品要响,我希望机场能够换掉现有的安检门。」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