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网红全职旅行玩家,并非网上看到那么的轻松


柯莱特·斯托勒(Collette Stohler)和斯科特·斯托勒(Scott Stohler)拥有令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业,他们每年都会出门旅行6个月,然后在自己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发一些照片、视频和文章就能赚钱,年收入约20万美元(约83万令吉)。

据英国《BBC》报导,两人在Instagram以照片记录美好时刻,如在蓝绿色的海水中泛舟畅游,在阳光明媚的露台上共饮美酒等,但柯莱特表示,其实幕后的製作过程「不像你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么迷人。你要知道,我们在沙滩上只待了一会儿,就拍了一张照片而已。」

Instagram:roamaroo

Instagram:roamaroo
虽然普通的办公室上班族很难与之產生共鸣,但她透露,网红的生活也需要艰苦的努力:同一笔营销资金会吸引成千上万的网红一起爭夺。
30岁柯莱特和34岁斯科特来自洛杉磯,他们原本是工程经理和广告製作人,2年前成立Roamarroo,后来用原本攒下来买第二套房子的钱,完成了一场歷时7个月的环球旅行。旅程结束后,他们意外发现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一直在增长,於是决定把这种旅行生活变成一家公司。
因此他们开始联繫潜在客户,还会签订一些合约,用文字、照片和视频记录自己的假期。

他们每篇软文收费2000美元(约8300令吉),年收入约20万美元(约83万令吉),但斯科特表示,「客户不会自动找上门来,你需要主动出击。我们每拉50单业务只能成功2单。你必须充满勇气和激情。」
现在,当他们与目的地的公司(例如酒店)合作时,就可以享受免费旅行,还能额外获取一笔「內容製作费」。其他公司就会要求自己的產品出现在他们所拍摄的照片里。
斯托勒夫妇表示,他们的社交媒体上大约有25%的內容是软文,虽然他们现在仍会出去拉订单,但也有公司主动找到他们。
其实这也意味著他们多数时候都要围绕客户的目的地规划行程,而不能随心所欲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柯莱特表示,当他们出发时,「多数时候都在拍照。我们出差时很少有时间放鬆,但有时候可以在结束时(自费)增加一天的行程。」

以网红维持生计並非易事。网红这种拥有大量粉丝的社交媒体用户,能够吸引企业的赞助,但只有很少人能够借此维持生计。
营销公司Edelman网红业务负责人表示,虽然顶尖网红收入惊人,但「那些只能达到优秀水平的网红几乎赚不到钱。」Adweek的数据显示,平均每篇商业赞助的「软文」费用在300美元左右(约1200令吉)。
另外一对热衷旅行的南加州夫妻吉特·惠斯勒(Kit Whistler)和J·R·斯威齐格拉斯(J.R. Switchgrass)在Instagram上吸引了超过15万粉丝,他们从2015年尝试把网红当做生计来源。
Instagram:IdleTheoryBus
Instagram:IdleTheoryBus
在此之前,他们开著一辆大眾Camper完成了三年的旅行生涯,甚至把那辆车当成了自己的家。但这对年近而立之年的夫妇现在却感觉梦想破灭。「光靠著15万粉丝向品牌企业兜售无法维持生计。」吉特说,「除非每篇帖子都是软文,否则活得很穷。」
目前他们手上现在只有一份水壶公司的长期协议,对方要求他们每个月发佈一些有关的照片,大约佔到他们收入的10%。
其他收入则来自自己出版的图集和文集,以及给房地產营销手册拍摄的照片和一些体力劳动,他们形容这些收入大概就是「中產阶级」水平。吉特说,「企业给的钱根本不够用。」
虽然把网红作为维持生计的方法並非易事,但这行业的確在快速发展,目前仍然没有固定规则,尤其是在付费方面。
红营销的效果很难衡量,Rakuten Marketing的一项研究发现,38%的品牌无法判断网红的是否对他们的销售起到了促进作用,86%不確定网红如何计算费用。儘管如此,还是有75%的企业计划在今后一年增加网红开支。
那么是否能够靠网红赚钱?营销公司网红业务负责人表示,「確实能,资金来源越来越多。但如果你真的想干这行,就必须表现卓越。当我早晨起来瀏览Instagram时,你必须能够吸引我的注意。你要跟我侄子第一次走路的视频竞爭,你所引发的共鸣必须与此不相上下。」
MAIN SPONSOR : Online Casino Malaysia , Maxbet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