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妻子遭不洁医具感染爱滋病遭到歧视


下月1日是「世界爱滋病日」,虽然全球首起爱滋病例是于36年前发现,但数十年来大众对爱滋病(AIDS)仍有许多误解。香港一名男子特地挺身而出,说明妻子罹患HIV病毒的过程,怀疑她的妻子是赴中国求医时,遭到被病毒感染的医具不幸传染,而其妻子返回香港治疗后,又遭受种种歧视状况。

已婚的Thomas是一名普通打工仔,他从未想过爱滋病离自己那么近。去年6月中,Thomas妻子反覆感冒及咳嗽,仔细检查后发现是爱滋病病毒感染;查找感染原因,怀疑是之前在求医时接触不洁用具感染。「恐惧、好怕,对爱滋病毫无认识,好绝望。」他指,医生当时未特别讲解病症,只知妻子要一辈子吃药,反而妻子居于中国的父母,对爱滋病了解更多,告知他们爱滋病非绝症,反过来安慰他们,叫妻子积极面对治疗。

由于确诊太迟,Thomas妻子身体越来越差,经常进出医院,同年12月在家中晕倒,入院发现细菌入脑,医生预计她活不过半年。今年3月,妻子身体每况愈下,需留院接受治疗,Thoma开始发现医护对爱滋病人有些微不同,「量血压会戴手套,但一般人都知量血压不可能会传染」。

最大歧视来自寻找安宁养护院。Thomas妻子5月起要插胃喉喂食,无法接回家中照顾,只能住安宁养护院,但入住护养院的第二日,职员收到医院转介信,发现她是一名爱滋病患者,即通知Thomas叫他带妻子离开,「他们说要即刻走,还说早知有这种病不会收」,护养院很可能已触犯残疾歧视条例,可惜Thomas当时不懂病人权益,也没心情跟护养院争辩,只希望有尊严地离开。
今年7月,Thomas太太肾功能衰竭,洗肾翌日进入昏迷状态,数天后离世,死亡证上的死因被写上「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Infection Associated」(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相关);他曾要求医生删去此死因,但因太太脑炎是因免疫系统下降而感染,无法更改。带着此死亡证,爱滋病污名转到Thomas身上,「去银行帮太太取消户口,职员望一望死亡证,又抬头望一望我,什么都没说,但是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妻子过世后Thomas仍未能放下,回想太太遗体最后被灰色胶袋装着,口鼻被塞入棉花,不能化妆,更觉「对不起她」。

MAIN SPONSOR : Online Casino Malaysia, Maxbet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