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86%县属家庭收入低于RM5200


马来西亚家庭收入差距非常大,高收入彷彿只集中在少数地区。儘管在2016年大马家庭收入中位数是5228令吉,但马来西亚国內86%(124个)县属或直辖区的中位数都低于此水平。

由国家统计局出版的《2016年家庭收入调查》报告,除了有各州属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一个家庭平均4.1个人口,以下简称收入)数据,也首次发布各县属或联邦直辖区(以下简称地区)的收入。

报告显示,2016年时期,吉隆坡依然是全马家庭收入中位数最高的地区,即9073令吉,接下来是布城(8275令吉)和雪兰莪雪邦(8174令吉)。
儘管马来西亚整体上的中位数收入是5228令吉,却只有20个地区的收入超过此数额,即除了3个联邦直辖区,还有7个来自雪兰莪、柔佛4个、檳城2个,马六甲、沙巴、砂拉越和登嘉楼各1个。
这意味著,虽然高收入的地区不多,但人口却不少,所以全国中位数依然可以达到5228令吉。但同时,国內大多数地区的收入依然很低。举例,吉隆坡的收入,是全国收入最低的沙巴必达士2105令吉的4.3倍。
在国內144个地区里,有27个地区的家庭收入只介于2000令吉至3000令吉,当中13个地区来自砂拉越,吉兰丹和沙巴分別有7个和6个,吉打则有一个。
61个地区收入则介于3001至4000令吉之间,29个介于4001至5000令吉之间。只有9个地区收入超过6000令吉。
除了不同州属之间出现贫富悬殊,同一州属內也有很大差距。举例,雪兰莪州內收入最低的沙白安南收入只有4060令吉,收入最高的雪邦却有7218令吉。
居鑾国会议员刘镇东指出,马来西亚的贫富差距很大,財富主要集中在巴生谷一带,因此政府需发展二线城市,缩小贫富差距。
他接媒体电访时说,区域之间贫富差距大,会导致很多地方荒废及老化,年轻人则集中在大城市,只是过年过节才回乡。
「我时常开玩笑说,居鑾星期一至星期五的平均年龄是55岁,週末是25岁。」
他感嘆,虽然城市很大,但城市和乡村的人都没有过得很好,结果让国家平庸化。
他说,大马刚独立时有几个相对同等繁华的城市,如檳城、怡保、吉隆坡及新山,如今大部分资源集中在巴生谷,政府也没积极发展二线城市,彷彿让它们自生自灭。

「大城市有很多便利,交通、网络、教育、知识及人脉积累,这些半城乡不一定有。」
因此他认为,我国需要有发展二线城市的策略,让二线城市与大城市有更好的接轨,如发展公共交通与网络,以提供更多机会给人留在二线城市。
他举例,柔佛有许多相当有规模的二线城市,如麻坡、峇株巴辖,但因为公共交通不方便,网络也不发达,结果导致很多年轻人前往吉隆坡工作或经商,加剧城市间的差距。
他也感嘆,留在乡下的老人,继续用传统及劳力密集型的方式经营农业。但他认为,我国可像台湾和日本般提升农业科技,若农业科技发达及赚钱,二线城市的收入就未必差过城市。

他不讳言,金马仑的一些农民也使用高科技,但这往往是靠农夫自行提升,而非靠政府研发及推动。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