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老公周末回来不和我爱爱


我和LG是一個學校不同專業畢業,在畢業前並不認識。後來,畢業到同一家單位工作,因為校友的關係,我們走得比較近。慢慢地,相互吸引,LG是我的初戀,而我從他告訴我的話語中知道,大學里他曾經暗戀過一個女生,雖然整個四年他沒有談過戀愛。一直,我就不曾介意這些。
那時的我是幸福的,雖然偶爾會吵架。因為,公司沒有飯堂,加上宿舍離公司很近,平常都是自己做飯,以前不是很會做菜,LG常說埋怨說中午不如在外面吃快餐好了。但我還是努力學,為的是讓LG開心。一路就這麼平平談談的過了,偶爾絆絆嘴,但是,那時的我們是幸福的。
LG談戀愛一年後,確定兩個人今後會「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之後,我們就同居了。後來,我哥哥到我們公司做臨時工的事,我們開始有些意見不合。因為哥哥為人比較吶木,比較老實,對安排的工作,沒一兩下就說不幹了。讓他去找工作,又沒找到LG很生氣,但還是幫忙又找了一份工作。這次,哥哥安心的工作。因為,哥哥工作性質比較累,和我們一起開火,很少幫我做事,LG不高興,但是一直沒有說。有一天,哥哥看電視,沒有幫忙,LG生氣的砸了一個茶壺。但,我們沒有吵架,他一個人生悶氣。
不久后,LG找了份工作,事前我不知道,直到那家單位通知他去面試的時候,他才和我商量。我知道,LG是個很有志向的人,所以,我很支持他。在去報道的時候,我陪他到了另外一個城市,他也希望我看看他今後工作的地方。LG的工作很順利,但是,我們都很開心,每天會互發簡訊聊天,互相激勵。我們是幸福的……
那之後,他待我回他家過年,我也帶他回去,彼此,我們父母都同意了,計劃年後結婚……
我們不在同一個城市,不想兩地分居。碰巧,那年很多人辭職,我們聊到了很多人都離開了原單位。LG說,要不你辭職來我這裏吧,我們總經理說要把我調到下面去做區域經理,但會幫我把你安排好的,我做的好,還會調回來。於是,兩個為了在一起,我毫不猶豫地,來到LG身邊。而LG也到下面去做區域經理了。很不巧,在找工作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把我們的計劃打亂了,可是,我不想打掉孩子,畢竟是條生命。於是,LG把我們的結婚計劃提前。而我回他老家待產(其實,我想跟在他身邊,但是後來考慮其它的事情,就尊重了他的意見)。
這段日子有開心的、不開心的,酸甜苦辣都有,但是都過去了。
兒子生了,LG最開心。但是,可能是有產後的抑鬱症,我開始變得多疑。
因為,懷孕期間,LG回來看我,我發現他有點不對,女人的直接。後來,他承認,和公司里的下屬走得比較近,而且那女的年紀還很小,只把她當成小妹妹。為了這件事,LG和我道歉,後來天天給我電話。
LG又找到了更好的一份工作,過年的時候,收到一個女同事(他的下屬)的簡訊「寶貝,你回到家了嗎?」我無語,既然是同事,為何要稱呼為「寶貝」。為此,我們又不開心了。
此後的時間里LG換了幾個工作,那時孩子已經比較大了,可以託付給家裡了。LG要我出來工作,出來后我們也很開心。
但是,LG很得女人緣。我們和他的同事(女的)打牌時,總是動手動腳,但是,也不會過分。這令我有點火光,加之他的同事,告訴我說,我LG在我不在的那幾個月晚上陪她逛街、去剪髮,一起吃飯的時候還不停地說我LG喜歡吃什麼。我聽得直鬱悶!為了這些,LG又和我解釋了一番。實話說,LG真的沒有做出出閣的事,他的為人我很清楚。但是,卻讓人聽了曖昧。在很多時候,我都遷就LG。很多事,都不需要他操心,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後來,LG離開這家公司到了另外一個城市,我們又開始分居了。但我相信,新的公司為給他帶來更好的前途。幾年下來,LG的事業越做越好。而我的工作也是更進一步了。我們天天都通電話,LG的工資卡一直都交給我。我們是幸福的,我一直都這麼想。
為了實現,我們的夢想,我們把兒子接出來了,PP幫忙帶。也許就像人們所說的:婆媳關係難啊!我和PP待一起時間長了,摩擦也出來了,而且還吵架了,為此,LG弄得筋疲力盡。他說,他每天都擔心我們在家裡吵架,他很累。後來,他們公司的老總說:「你媳婦什麼那麼不體諒你,總給你拖後腿(這句話是LG後來和我說的)。」其實,我和婆婆除了因為孩子的一些教育不合,其它都很融洽。兒子生病了,我剛好出差,LG只好請假回來,而我也在趕回來的路上。LG公司的老總說:「你媳婦連兒子生病都不管,你什麼娶了個女強人?(這句話是LG後來和我說的)」我聽了很鬱悶。因為,和婆婆的關係,我和LG開始心裏有疙瘩。我想和他溝通,但是,他一直在迴避。我不知道該什麼辦。
過年了,PP回去了,兒子也回了外婆家。我們又開始兩個人的分居生活(兒子在的時候也是),LG每個周末回來。
日子還是磕磕絆絆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覺得老公有些變了,我總和他開玩笑:「LG你有沒有話和我說?」LG總是說:「沒有什麼啊,你說,我聽就好了。」於是乎,我的心就怦怦直跳,我有預感不對了。在後來的日子,我們過得平平淡淡,也沒看出LG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還是信任他的。
8月份,每個周末我都和LG說,我好久沒去他那裡了(我以前經常去),想過去玩,順便買點衣服。可是,LG總是說,這裏沒什麼好玩的,又熱,我這裏的風扇壞了,家裡有空調多好。我還是遷就了他。中秋,我和他說,今年是法定假日,一定要陪我過,LG答應了。可是,到吃晚飯的時候,他和我說,他們老總要他回去,有急事。很鬱悶,我和他賭氣了,而且說,他答應我的事沒有一件可以做到,我在他心裏到底算什麼?為此,我們吵架了……是最凶的一次,而且,我們冷戰。
周末,LG回來了。我們談話,說要敞開心來談,不要藏著噎著。LG說:我們性格不合,他現在不想回家、也不想和我說話,也不想和我ML。他說他累了,累得不想回來,想躲得遠遠得。他說:我們應該彼此有個空間,在這個空間里,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再為我做任何事,你越做,我就越想離你遠遠的。你想要的,我給不起,而我想要的就是自由自在地,想做我想做的事,我的理想一直都是在外面闖事業。而現在離我的目標越來越近了,你們讓我感覺到有所牽絆。我想在外面漂,不喜歡有固定的住所。現在你越想綁住我,你越綁不住我。總之,我們的性格不合,這是我思考了幾年得的結論。我一直在調整自己,改變自己,為的就是你。每天給你打電話,把工資全交給你,你試問,有多少人能做到?我累了。你說,這些年我給了你幸福嗎?你不要整天圍著我轉,我不值得你那麼做。(LG說這些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是閉著的,要不就事閃爍不定)他說,我現在就只想上班,什麼都不想。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