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朱朱

   
  夜,很冷清。

  我拉紧了风衣的领口来抵御着初冬的寒意。当大口呼吸的时候,冰凉的空气
就顺着喉咙滑下去,说不出是舒爽还是令人颤抖。

  心沉在郁闷而烦燥的角落,这使得我不愿意多看一眼路边的风景,只埋了头
匆匆地往家里赶。

  就在三十分钟之前,我因为拒绝了男友的吻,而使得约会变得尴尬而了无趣
味,只得匆匆结束。

  他是一个温柔的男生,从来没有勉强过我做不喜欢的事情,然而,这一次,
他终于忍无可忍,对我大声喊道:“我们已经交往了三年!可是你从来没有让我
碰你一下,如果你真的这么讨厌我,那就直说好了!”

  我避开他的眼睛,只是持久地沉默着。他的话一出口,似乎也后悔说得太重
了,因而闭上了嘴。我们就在这沉闷的气氛中默默地走了一段路,然后便简单地
道了晚安,各自分开了。

  我一个人孤单的脚步声在街上敲出冷清的声响,路边的路灯似乎有了故障,
一闪一闪地摇晃着微弱的光。如果是夏天该有飞蛾围绕着它扑闪着翅膀,可是现
在,连那种橘色的光都似乎失却了生命而给予人冷冷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性冷感的女人吗?我自问着,我应该不讨厌他,可是,每当他
碰到我的时候,我都下意识地有一种排斥的感觉。而他又是一个过份温柔的人,
碰到这种情形便讪讪地停止了动作,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这三年来,我与他一
直保持着守之以礼的关系。

  也许我去找一个心理医生看看会比较好,毕竟我并不想失去这一段感情。心
里有了决定似乎就轻松多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快步向前走去。

  或许是我走得太急了,一转弯,就砰地一声撞上了一个人。

  我的鼻子首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高级香水的味道,刚才撞到的地方也给人以
柔软的感觉。是个女人?慌忙地说了对不起后,我抬起头。

  灯光从那边向我照过来,所以我的脸应该被她看得清清楚楚,而我只看到一
个苗条的脖项与高高盘起的发髻的剪影。

  她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声:“哎呀,你不是朱朱吗?”

  她认识我?是谁?我略带迷惑地眯着眼,避免灯光直射入眼,努力辨认着她
的脸庞。而她早已亲密地挽着我的手,转过我的身体来,这么一来,我就能看清
她了。

  一张干净白皙的瓜子脸,闪亮的眼睛旁边用浅浅的蓝晕描出妩媚的感觉,丰
润而饱满的双唇,涂了淡淡一层像草莓一样有着透明清香的红色唇彩。似乎是陌
生的一张脸,然而,眼里蕴藏的那种活泼与俏皮的熟悉神情,却怎么也从脑里抹
不掉。

  “是小雅?”我惊喜地问。

  她点点头,向我嫣然一笑。

  “真是太好了!自从你十三岁那年随着父母离开这个城市,我还以为再也见
不到你了……”我衷心地说。她却轻蹙起眉头,用手指轻轻地抚了抚我的眉心:
“……怎么了,一张郁闷的脸,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呢?”

  “啊……这个……是因为……”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沉默了下来。

  她善解人意地笑笑,不再问下去,拉起了我的手:“好啦,不开心的事就把
它忘了吧,我现在就住在附近,你今晚要不要住在我这里?已经分别了十年呢,
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聊聊。”

  “嗯,我也很高兴。”儿时的记忆从脑中一一涌现,久别重逢的感觉令我不
禁也变得开心起来,“记得那时,我最喜欢和你一起玩游戏了……知道你离开那
天,我还大哭了一场呢……”

  “是啊……我也最喜欢和你一起玩了,还记得吗?那种‘游戏’……”似乎
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她的语气添了一层暖昧之意,稍顿一顿,略带放肆地大
笑起来。

  我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幸好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拉着我,一
起走进了一栋公寓。

  “这里很高级啊,房租一定很贵吧?”在房间的玄关,我一边脱鞋子,一边
问。“也没什么啦,反正都是我男朋友帮我付的。”她甩掉鞋子,毫不在乎地将
包往茶几上一扔,就倒在了沙发上。

  “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是啊,又有钱,又英俊,又温柔……”说着这些让人羡慕的事情,她的脸
上却没有相应的得意之色,反而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惆怅,“可是……”

  “可是什么?”我在她的身边坐下来,有点迷惑地问。

  她不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似乎要一直看到我的内心深处。

  “怎……怎么了?这么看我?”我有点慌乱地问。

  “喂……你一定没忘记吧?那个时候,我们最喜欢玩的游戏……”她的声音
带着一种动人心魄的韵律,脸上像是淡淡地抹上了一层胭脂,一泓秋水般明亮的
眼神变得朦胧不清,像是被什么魔法给诱惑了似的,她轻轻地捧着我的脸,在我
的耳边吐出炽热的气息。

  像是着了魔,我没有动,也没有挣扎,她香滑的舌尖顺着我的脖项一直添下
去,在全身唤起一股奇异的共鸣。

  “来啊……”她的声音含糊不清,“我……一直没有忘记,没有忘记那个只
属于我们的秘密……”

  “不……不行……”我软弱地推拒着,“那时候,是因为我们还小……不懂
事……”

  “不是啊,”她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妩媚眼神看着我,手轻柔地滑进我的上
衣,接触到我的肌肤,不知是冷还是什么,我一阵颤抖,“那个时候,我们什么
也不懂,是完全凭着本能的呢……你明白吗?”她的手向上移动,推开胸罩,握
住我的乳房,轻轻揉捏着,我的全身尤如触电一样,一种酥酥麻麻的甜美快感抽
去了我的最后一丝力气,我已经无法阻止她。

  “只是本能而已……你和我都一样,是天生……就渴望着‘那个’的女人啊!”
她吻上我的唇,吸吮着,舌尖交缠着。在一缕幽幽的香气中,我恍惚着,像是坠
入梦的云端。

  她的手从我的裤腰滑进去,慢慢向下移动,向最深处伸了进去……

  我呻吟一声,这是一种我从未听过自己曾发出过的宛转柔媚的声音,然而我
还来不及吃惊,她的手灵活的动作又使我坠入了另一个快感的乐园。

  “啊……”

  她抚摸了一会,把手抽出来,低声笑道:“你看,朱朱你已经这么湿了哦。”

  我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看到她修长的手指上粘粘的液体在灯光下发出银亮
而淫靡的光泽,不禁脸上像火一样烧了起来。

  “朱朱你好可爱……别担心,没什么可害羞的,全部……全部交给我就行了
……”她吻着我的脸,有技巧地挑逗着,一边慢慢地解开我的衣钮,“放心,屋
里暖气很足,不会受凉的。”

  我紧紧地闭上眼睛,不知是害羞还是为了让全身心最大程度地享受那种快感,
不知不觉间,我也开始回应了,被她接触过的身体像火一样燃烧,而她被我抚摸
的时候也一样颤抖。

  小雅的衣服脱掉了,我的手可以直接触摸到她裸露在空气中的光滑肌肤,丰
满而有弹性的乳房在我的手下跳跃,除去一切衣物,我和她一丝不挂的身体紧紧
地纠缠在一起,倒在厚厚的地毯上。

  被快感冲袭着的头脑有些晕眩,正当一切更加热烈地进行时,小雅欠起身,
打开一个柜子的抽屉,似乎从里面寻找一些东西。

  感觉到一丝凉意,在紧要关头突然停止,我不禁感到有点失望:“怎么了?”

  “是这个啊。”她低声笑着,“你忘了吗?以前我们最喜欢的东西。”她拿
出来让我看,是一捆红色的棉绳。

  我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坐在我身上的小雅已经把我的手按在了地上
:“来,乖乖地让我把你绑起来吧。”

  我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身体内一股燥热蠢蠢欲动。从看到绳子开始,我就
感觉到下体加快了润滑液体的分沁,这让我感到相当吃惊,已经这么久了,我的
内心深处,仍然渴望着绳子的捆绑吗?

  我和小雅十二岁的时候,常常两个人在房间里玩游戏,有一天,小雅说要学
电视里的强暴场面,于是就用丝巾把我的手捆了起来,还脱我的衣服,这期间我
一直用力挣扎,但只不过是为了增加游戏的真实度。自从那次后,我们就常常试
着相互捆绑,有时候用吊绑,有时候捆住手脚装到袋子里,还有时候把两脚分开
捆在床的两头……

  虽然那时候完全不知道什么叫SM,但却本能地对这种游戏感到一种快感而
乐此不疲……

  “不……不要……”我挣扎着,却不太剧烈。

  “朱朱你还是一样投入啊……”小雅吃吃笑着,把绳子缠绕在我白皙的身上,
越过双乳交叉勒紧,然后翻过我的身体,把双手牢牢地反绑在后面,然后把多余
的绳尾绕过我的下体,打上一个结,正好勒在我柔软的花瓣处,向上系紧在胸前。

  绑好后,她用充满赞赏的眼光看着我被捆得动弹不得、只能偶尔扭动一下的
赤裸身体:“朱朱你好美!红色的绳子恰好衬托出你白嫩的肌肤,乳房的形状也
很均匀漂亮,来……让我们一起回到以前的快乐时光吧……”

  她的手一寸寸地移过我小巧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然后,在那个地方轻轻
地戳了一下。原本就因为被捆绑而变得分外敏感的我,整个人像一尾鱼般弹跳了
一下。

  “啊……不要!小雅,不要碰那里……”

  小雅似乎对这种情形感到特别有兴趣,故意抓住我的膝盖,把大腿往两边分
开:“我看到了哦,朱朱那里好可爱,还会流口水呢,其实是很想小雅碰吧?”

  “小雅……不要……”绳结的摩擦使得我的私处早就分泌出了大量粘液,我
被迫张开腿,不能逃开,完全呈现在小雅面前,羞得闭上了眼睛。

  “早就湿透了……口是心非的女人,那就把嘴堵上好了。”小雅把内衣团成
一团,强行塞进了我的嘴里。“呜呜……呜……”这样一来,我就不能说话。完
全不能反抗的状态,反而让我体内更加燥热。

  “嘿嘿,我现在就要强奸你!你已经逃不掉了!”小雅用可爱的脸装出凶恶
的样子,扑了上来,把我压在身下,我挣扎着,唔唔地叫着。

  她用手一松一紧地拉着绳子,刺激着我的花瓣,快感直冲脑际,我疯狂地扭
动着,却被她紧紧压住,含住我的乳头轻轻吮吸,双重刺激令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嘴被堵住,我早就大声呻吟出声了。

  “别急,现在才要正式开始呢。”小雅露出恶魔般的笑容,把浸湿了绳结从
我的秘处移开,用一个东西抵住我的下体,“我要让你……完完全全地疯狂!”

  冰冷的感觉让我吓了一跳,是什么?可是嘴被堵住的我,既看不到,也不能
问。

  异物挤开阴部,向里滑进的感觉让我产生了一丝恐惧,我拼命地摇头,希望
小雅住手,并拢双腿,可是只能夹紧小雅的身体。那东西太大了,产生撕裂般的
疼痛,我冷汗直流,呜呜地叫着。“别挣扎,很快就会舒服了……朱朱你不想被
小雅强暴,不想和小雅联为一体吗?”

  小雅的话令我安静了一些,因恐惧而冷却的身体又开始发热,小雅暂时停下
动作,温柔地亲吻着我,抚摸着我,然后,缓慢地但是坚定地向前推进。

  到一定的深处,似乎被一层薄膜阻隔住了。小雅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神色,
问:“朱朱,你还是处女吗?”

  
我无法回答,点点头。

  小雅捧着我的脸,凝视着我:“我爱你,把你的第一次献给我吧!朱朱!”

  被点燃起来的身体渴望着她的抚摸、她的爱,她的占有,她的冲击。我闭上
眼睛,点了点头。

  小雅用力一顶,伴随着剧烈疼痛的快感散发到全身,我身体一阵痉挛。小雅
紧紧地抱着我,把那个东西顶到了最深处,然后,慢慢地开始来回抽插。

  “唔……唔唔……”被人强暴的假象令我全身炽热,汗水沁出,闪耀着光泽,
我扭动身体,而那会造成更大的快感,绳子因我的挣扎紧紧地勒入身体。

  陷入迷乱与快感相混合的旋涡,几乎不能思考,不能呼吸。

  “啊……啊……”小雅也娇媚地呻吟着,抽插变得越来越激烈,最后,她身
体用力一顶,我们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当我们都从疯狂的作爱中清醒的时候,我才看到,小雅用来深入我体内的,
是我曾在成人网站看到的那种“双头龙”道具。

  那个晚上,小雅不停地占有我,让我好几次攀上快乐的颠峰。

  一边承受着小雅对我冲击,一边感受着痛苦与快乐交相混合的快感。我闭上
眼睛,一串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或许,我并不是讨厌男朋友碰我,而是希望,他看穿我的拒绝下的软弱,用
一种更粗暴、更霸道的方式把我紧紧搂住,束缚住,从我身上掠取我所有的一切
吧?

  那个在内心深处渴望被虐的灵魂……

No comments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