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与少妇的故事



人们常说“男才女貌”,这里所说的“才”通常是指才干和学识。但在今天
肉欲横流的社会里,有时,男人的“才”只体现在“口”和下面那条命根上,只
要口甜舌滑而又天赋异秉,就非但可以搞定富婆,做其软饭王又可当其偷情圣手,
左拥右抱,过着骄奢淫侈的生活……

  她,43岁,是一个企业经理,好爽!我们是网友,在网上已经搞过2次,
这次来真格的,真爽!

  我们前一天约好,晚上7∶00我们在阜阳文峰宾馆的餐厅见了面,是
一家很浪漫的地方,她个子好高,足有168CM,因为我才176,站在一起,
差不多同我平头了(高跟鞋)。身材没得挑了,一眼给人丰满肉感成熟的感觉,
皮肤白净,不像40多岁,有点像35岁,加上个子又高,哇!吃上去味道肯定
一流。她上身穿一无袖红色小衫,两个肉球鼓鼓(真是大啊!我当时就有摸一把
的淫想),下面一条短裙(当时我想∶会不会不穿内裤?)。脸蛋很肉感秀美
(外貌有点像王祖贤,远时有点像李嘉欣),脸盘较大,高高通顺的鼻子,肉感
红润的嘴唇涂了一层厚厚的红唇膏,真是性感!眼眼也大,很放荡多情的眼神让
人想入非非(其实已经可以非礼这小荡妇了),长发披肩。

  我们一起找个隐蔽些的座位,要了几个菜一瓶葡萄酒,边吃边聊。当时
想着对这种女人要大胆,两人侧坐着,於是手就从桌子下面伸过去握她的手,手
温温的好绵软,她丝毫没拒绝,反而握我的手,真是个荡妇。可能以前在网上太
放荡的原因,一会两人就没陌生感了,两人还偷偷互相夹菜到对方口中。

  我说∶“真想亲你一口。”她说∶“等一下让你亲个够。”

  吃饭过程中,我的老二一直都硬硬的。

  饭吃了半小时就搞定,两人坐的士到她家(补充一下,她老公出差了,有一
个20的女孩在外地读书),在後座,两人的大腿挤在一起,我偷偷地搂住她的
腰,一手抓紧她的手。这个小荡妇,竟然用手摸我的下面,还悄悄说∶“你的宝
贝硬了。”

  一会就到了她家,我们上了楼(我发现,她开锁的手都有些抖),一进
门刚关上,两个人在黑暗之中就紧紧抱在一起,喘息地拼命地接吻,我的下面硬
硬的顶在她下面。足亲了十几分钟,才开了灯,两个又在大沙发上抱成一团,亲
了起来。当我把她压在沙发下面时,才有机会近距离地看她,白净秀美的成熟中
年女人,只有眼角稍有一点不太明显的纹,其它的真是够玩的尤物(她老公应每
天搞她三)。

  我急急地去脱她的衣服,这个骚货竟然褪我的裤子,两人三下就脱光光了。
我把她抱在怀中,玩着她的大肉球,这两个肉球真大,是我所玩过的女人之中最
大的,我以前只在三级图片中才见过,可能与她身材高大又肥有关系,吊在胸前,
乳沟又深。我便俯头吻了它几下,我嗅到一阵芬芳香味,我知她没有搽香水,这
阵香味,乃是来自她的体香。

  这时我再把视线往下移,我见到那个“倒三角形”的“黑森林”,这时已经
全部呈现在我的眼前,它虽然浓密,但却丝毫不紊乱,我怀疑这座“黑森林”是
经常用人手修饰过,否则绝不会这么整齐。 不过,这时我已经没有多馀时问去
考究这点,因为我两腿之间的“家伙”此时已经变成“怒目金刚”,当那件“家
伙”展示在她面前,谁知她对这根足足有20cm长的肉棒毫无惧色,并且摆出
一个欲吞之而后快的媚笑。

  在电光石火之间,我俩巳四唇交接,我的双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游来游去,她
的皮肤比我太太的更为嫩滑,“黑森林”虽然浓密,但绝不剌手,令人觉得柔软
如丝。

  就在这时,她把香舌缩回口腔内,说:“你想怎样处置我 ”

  真是废话,哪还用问,我对她说:“我的肚子如果能装得下,我想吃了你。”

  她听得咭咭大笑,说:“来吧,我就让你吃掉。”

  说时她随即一低,半跪半跆的蹲在地上,捧着我的肉棒一口一口的品尝,她
的“吞吐术”令我叹为观止,她的樱桃嘴这时却竟然像活生生的鲤鱼嘴,令我三
□七魄飞上云霄。

  我俩似乎都是天生淫荡,当时我们连她家的水床也弃之不用,就双双躺在地
上大干一番。

  虽然她不是处女,不过,她那度“玉门”的紧迫,重重叠叠的感受,却令我
如置身于“仙境”。

  最奇妙的是我最初挺进时,她还咬呀切齿的发出“唔……呀”之声,真是要
命,如果我是初哥,肯定顶不住她这样的淫声浪语。

  我们先采取男上女下体位,藉着地板较为平硬,令我每次冲刺,都能顶进她
的最深处,我感觉到那“家伙”已经顶到她的子宫颈,她“唔哦”之声不绝于耳,
她的臀部起伏不停。

  大概过了五、六分僮,她忽然来一个腾身翻转,很快便骑在我身上,来一招
“坐怀吞棍”,夹住我的“家伙”密密吸啜套纳。不断摇摆,彷佛要把我的“家
伙”甩脱,但是又好像想它再进一点,她努力的迎合着它的节奏,这种技巧也是
我太太所不懂的,真的高低手之别。

  正当我快要山洪爆发之溕,她突然双腿夹实我的腰间,然后轻轻将我上半身
推下,她借助一双上臂,将身体向后拗下,她是这么小心,令我们彼此的上半身
呈长方形的卧在地毯上,但我的“家伙”则仍然紧紧的插在她的体内。

  这时,一切似乎是静止下来,但我的“家伙”依然在怒举着,而爆发的冲动
已暂告放缓,不知她是否懂得运用内功,我已感觉得那“家伙”此时正被一种神
奇力量一吸一啜,这种感受,是我平生从未 略过的。

  我们表面上是静止着,但实溕上,我们两件秘密武器仍然在运转,只是肉眼
无法看见罢了。

  大概是过了五、六分钟,她忽然骑在我的身上,双腿擘开跪在我的腰间,然
后再来一招“坐马吞棍”,我的“家伙”瞬息间便又再全部挤进她的“玉洞”之
中。

  她用右手撑地,支持着身体,左手则灵活而熟练地伸向臀部后面,彷佛怕我
的“小弟弟”顽皮贪玩,伸头往外张望。

  她的丰臀,此时正不停地上上落落,令我感受到说不出的销□。

  我们如此缠绕了十多分钟,她又再停顿下来,让我的“小弟弟”喘息,她巧
妙地将上半身向前倾,那对坚挺的“竹笋”乳就吊在我的口唇上,她细细声说:
“你不是很想咬它吗 现在你可以咬了,它已送到你的嘴边哩!”

  她这样催促我,彷佛如一道命令,在这种环境下,我只有唯命是从,于是张
开口,用舌头轻轻地舐着,又把它含进口里,肉紧时,我下意识的轻咬着它。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时却间歇地发出一阵呻吟声,听得我□飞天外,
我完全不觉得有任何疲累,可能是那股冲动的兴奋力给我支持,这种快感满足令
我难以形容。

  就在这时,她忽然把上身一缩,整个躯体压在我的身上,我感到她的浑身都
是炽热的,体温似乎正在高升,她的双臂还起了“鸡皮”,根据我的经验,她虽
然曾经试过云雨情,但追求人生的生理反应,并没有减退。

  我忍不住狠狠的用力咬她的乳尖,然后用力拉扯,她大声尖叫:“哎哟,你
作死,你想把我的乳头咬下来吗 ”

  她随即把身向后一仰,便坐起来,伸手搓搓乳头,说:“你莫非有虐待狂 ”

  我含笑地说:“我太肉紧了,情到浓时,才有这么失口,希望你不要见怪。”

  她呵呵大笑起来,媚黛如丝般睨了我一眼,双手将那凌乱得来带点狂野的秀
发向上一拨,然后对我笑说:“我们继续吧 ”

  她在上面紧紧抱住我的腰,扭动着身子,回应着我,肉感的红嘴微张喘息。

  “啊┅┅啊┅┅我好快活┅┅好舒服,你的老二好厉害┅┅”一双淫荡的眼
看着我。

  “快┅┅快┅┅”她在我上面“啊┅┅啊┅┅”地叫了起来,我一口吻上去,
堵住她的嘴,她喘息着,舌头伸到我的口中,好香,我也舌头伸到她的口中。真
是上面亲嘴嘴,下面蹬腿腿┅┅只感觉她下面一紧,“啊,我死了┅┅”我
知道她到高潮了,我仍不松劲,翻身上去继续用力插她。

  “啊,我死了┅┅我死了┅┅”只见她双眼紧闭地叫着。

  感觉她下面有一圈紧紧箍住我的大老二的根部,根本不会脱开,便又搞了几
下。

  “我要你┅┅我要┅┅我们一起来┅┅”她在下面喊着。

  我终於忍不住,猛烈抽插着┅┅伴随着一股琼浆注入她的体内,她“啊┅┅
啊┅┅”地叫着,两人同时到了高潮。

  我还未及时细意地回味刚才爆浆发射的乐趣,她已把身体翻过来,这次她并
非和我接吻或叫我舐她的乳头,而是将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半带强迫地将我的
“小弟弟”含进她的口中,时而静止不动,只是大力地用鼻子呼气,时而用她的
丁香小舌,在“小弟弟”的头部打圈。

  本来在一场剧烈的激战后,我的“小弟弟”已经软化下来,但经过她一番口
技,不消十五分钟,它又再蠢蠢欲动了。

  我这时才体会得到,原来她对我的“小弟弟”有所偏爱,而且非常了解它的
性格,彷佛是个性心理学家,对它的占计了如指掌,我忍不住问她:“你莫非还
不够喉 ”

  她点头说:“一次过,这不是我的风格……”

  我讶然说:“原来你的胃口这么大,我真是看走了眼哩 ”

  她用楣眼“射”了我一眼,但没有开声,只顾继续施展她的口技,令我的
“家伙”保持昂首状。

  我双手也不甘示弱,在她的“玉洞”四周游移,但不是示威,而是给她爱怃。

  抚了一会,我忍不住伏下去吻它、舐它,把它视作红唇般,用力吸入嘴里。

  她终于忍受不了我的“舌功”,顿时连声的叫了起来,浑身颤抖,于是便把
丰臀尽量向后移,而双手则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乳房,大力地抓,抓完又再搓捏,
似乎要把它撕下来似的。

  我见她荡成这个样子,便把她自地上抱了起来,走到水床上去。

  我们双双的在水床上缠绵,翻来覆去,看似是“拉锯战”,其实却不然,因
为这两条“肉虫”这时正好像两条“油条”般缠实在一起。

  我们如是这般缠绵了十多分钟,便双双的倒在水床上,借助水床的动荡力,
节省一些气力,然后又再从回男上女下体位。

  经过一大轮抽送,我再也支持不住了,突然浑身一颤,我心知不妙,结果终
于“爆浆”了。

  一阵快感,令我获得无比满足。

  她痴痴地望着我,她笑笑口说:“我们终于完成梅开二度了,看来你应该很
累哩 ”

  我轻怃她的秀发说:“你呢 难道你不累吗 看你浑身部湿透了。”

  她伸手抹一抹身上的汁水,说:“其实我也累透了。”

  我们于是躺在水床上休息,一边喘息一边回味,她依偎在我怀中,不断用舌
头舐吻我的胸膛、胸毛。我趁阴茎还没软,又连抽了她十几个进出才吻着她,她
似乎享受着高潮後的馀韵。

  “你还没软┅┅”她在我下面笑着,头发散。

  “你好厉害┅┅我来了两次┅┅”刚才紧搂我的胳膊松开了,用一只手在我
的背部、头发中、脸上轻轻摸着。

  “中年女人的味道如何?”她问我。

  “好好玩,有味道,刺激┅┅”我说∶“你不像40岁,像35、6岁。”

  “你别奉承我了┅┅”

  “可能是保养得好,成天坐办公室,也没啥事吃心┅┅”

  其它就不写了,那夜我共搞了她五次(早晨还搞了一次),也不知哪来这麽
大的劲。

  第二次时间最长,可能是第一次刚射过精的原因,老二怎麽也软不下来,换
了好几个姿势。

  从背後干她别有滋味,因为她屁股很大很肉很圆滚,可以一边干一边欣赏她
的身子(不过两个人都不喜欢从肛门搞),她的肉体真的好丰满,皮肤白白净,
而且由於个子高,腰段很美,不是水蛇腰也差不多。

  她很“肥美!”尤其那对波真是大,不知淫友们有没有玩过这样大的波(应
有38~40)?当她坐上我的身上玩“提壶”时,边欣赏她的裸体,边玩她的
大肉球,真是不错!还有一个干法也不错,就是两个人坐在床上,相互抱在一起,
可以边干边摸边吻。还有我骑在她身上,她用两个大肉球中间夹我的老二来搞,
又搞她的嘴,最後全射在她的乳房上,她把乳房涂了一遍(她不让射在嘴中)。

  这个富姐真够骚,一夜不累。早晨两人才抱着相互睡去。

No comments

JavaScript